網站服務熱線: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技術應用 > 正文

20世紀60年代美國環境保護意識的産生

來源:中國化工裝備網 發布日期:2016-03-10

  20世紀60年代美國環境保護意識的産生張延傑(東北師範大學曆史系,吉林長春130024)用。首先,19世紀中後期在美國興起的自然資源保護運動開創了政府管理和控制資源的先例,對曰後促進民衆環境意識的覺醒産生了重要影響,成為環境保護運動的前奏;其次,20世紀三四十年代美國早期生态學者利奧波德以生态學為基礎創立的土地倫理思想為60年代美國環境保護意識的産生奠定了思想基礎;最後,到20世紀60年代,美國經濟高速發展,民權運動不斷高漲,社會動蕩不安,各種社會思潮流行,環境污染日益嚴重等一系列因素促使環境保護意識最終形成和普及。

  張延傑(1975?)女,吉林長春人,東北師範大學曆史系碩士研究生。

  20世紀60年代,一場聲勢浩大的群衆性反污染、反公害的環境保護運動逐漸在美國興起。時至今曰這場全民環境保護運動不僅在美國國内産生重要影響,而且也成為全世界環境保護事業的開端。

  值得注意的是,在60年代以前美國的報紙或書刊裡我們幾乎找不到“環境保護‘這個詞。這說明,在此前’環境保護”并不是一個普遍存在于美國社會意識和科學讨論中的概念。而“環境保護”一詞的從無到有,明顯地反映了60年代美國環境問題被人們提到議事日程中來以及環境保護思想逐步形成并逐漸被公衆普遍接受這一事實。本文試圖就60年代美國環境保護意識的産生進行分析,以便我們更深入地理解在這一過程中,究竟有哪些因素發揮了重要作用。

  一、19世紀後期美國自然資源保護運動的發生及發展19世紀60年代至90年代,美國經濟呈現高速發展的趨勢1.到90年代末,美國已擁有較完整的工業體系,其工業産值躍居世界首位,占世界工業總産值的1/3弱,打破了英國工業的壟斷地位。在整個經濟高速增長的過程中,以消耗自然資源為基礎的工業部門,如鋼鐵業、石油開采業的發展速度極為驚人。這些工業部門的迅速發展導緻了自然資源的不斷破壞與浪費。同時,又由于聯邦政府一貫奉行的自由放任的市場經濟政策使無計劃無節制地開墾土地、開發資源現象日益嚴重,更加深了自然資源的浪費程度。但是,自然資源的這種驚人破壞與浪費卻并未引起大多數美國公衆的注意。當時很少有人認識到,煤炭、石油、天然氣等自然資源是不可再生資源。地大物博、美麗富铙的北美新大陸使衆多移民們相信,美國的自然資源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美國人這種盲目樂觀心理更加劇了資源的浪費。

  但是,在19世紀後期,美國的一些科學家和有識之士已經開始對自然資源的破壞和浪費以及可能産生的後果,表示出深切的憂慮。他們積極闡述社會發展與自然環境的關系,呼籲政界和公衆保護自然資源。于是,19世紀70年代以後,在美國工農業迅速發展的形勢下,由于進步主義改革思潮的推動,保護自然資源思想逐漸形成。與此相适應,一場保護自然資源運動也逐漸興起。

  在這場運動中,以西奧多。羅斯福總統和農業部林業局局長吉福德平肖為代表的保護主義者所倡導的保護自然資源活動居于當時的主導地位。他們認為對自然資源的保護應當以開發為前提,以“聰明的利用和科學的管理‘為原則,使每一部分土地和資源都得到充分合理的開發和利用,以造福于社會和公衆。同時,他們主張将自然資源控制在國家和公衆手中,而不能分給個人所有,并且需要政府來控制和管理這些自然資源以防止因缺乏科學知識而導緻的個人濫用。在人與自然的關系上,他們強調人類的理性,認為人類有能力并有責任去建立一個可以适應整個人類共同體需要的自然和社會環境。正如平肖所說:人類第一重要的責任就是控制他們所生活于其上的地球。

  事實上,這種保護自然資源思想體現了功利主義自然觀和人類中心論,即在人與自然的關系上,把人放在征服者的地位,并且認為作為自然環境的主人,人類有責任消滅對自己無用的物種,發展對自己有用的物種。他們堅信,科學能夠教導人們改造自然,利用開發自然。向自然索取的越多,人們的收獲就越豐盛。這種保護自然資源政策的實質是“保護國家的經濟體系,而不是自然的經濟體系”121從進步主義時代開始,由專業人士所倡導的自然資源保護主張不斷為聯邦政府所采納,它進而頒布了一系列合理利用自然資源的法令,并收回了大量土地、森林、草原作為公共保留地,建立了更多的自然保護區。這種保護自然資源政策體現了當時國家幹預經濟的思想,順應了進步主義改革趨勢,收到了一定成效。

  然而,在推動運動前進的過程中也存在着許多問題和困難。首先,在社會意識方面,自由放任思想是傳統思想,仍然在當時美國社會有很大的影響力。

  許多持自由放任思想的人對自然資源破壞和環境惡化抱樂觀态度,認為聽任形勢發展,自然或上帝會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對想介入這個自由發展過程的那些人抱抵觸态度,并譴責自然資源保護主義者是生活3(P364)其次,在聯邦政府的政策方面,老羅斯福政府将土地、森林收歸國有的政策同鐵路經營者和土地投機商等許多特殊利益集團的利益相沖突。所以,在這些利益集團的壓力下,國會總是拒絕為自然資源保護計劃撥款,導緻國有土地缺少管理而經常被非法侵占和掠奪。但是,無論怎樣的困難都阻擋不了自然資源保護運動的前進和發展。這一運動開創了聯邦政府管理和控制自然資源的先例,标志着美國人已經開始擺脫自由放任的傳統思想束縛,逐漸認識到某些自然資源的不可再生性,對曰後促進其環境意識的覺醒産生了重要影響,成為20世紀60年代環境保護運動的先聲。

  二、生态學理論的形成及利奧波德的土地倫理思想早在18世紀生态學思想即開始形成,并分别以英國自然博物學者吉爾伯特懷特和瑞典植物學家卡爾。馮林奈為代表,形成生态學上的兩大傳統,即倡導田園主義人與自然和平共存的“阿卡狄亞‘傳統和希望通過理性實踐與艱苦勞動達到人對自然統治的”帝國“傳統。到19世紀中期,達爾文物競天擇的進化理論即是以生态學為基礎的。1866年德國生物學家赫克爾首次提出”生态學"(ernlogy)一詞,并将其解釋為是“一門關于活着的有機物與其外部世界,包括它們的栖息地、習性、能量和寄生者等的關系的學科2(P192)至20世紀三四十年代,生态學開始以單獨學科的形式出現并發展起來。

  1935年英國生态學家坦斯利提出了“生态系統(-cosystem)概念,從而使生态學思想更具系統性和條理性。他認為”隻有在我們從根本上認識有機體,不與它們的環境分開,而與它們的環境形成一個自然生态系統時,它們才會引起我們的重視。4(P224)在美國最早一代生态系統論者中,著名科學家奧爾多。利奧波德,被譽為“美國新環境理論的創造者' 1949年出版的沙鄉年鑒就是利奧波德生态學理論研究的集中體現與總結。在書中,他針對當時流行的功利主義自然資源保護運動中出現的問題和弊病,提出了土地共同體和”土地倫理“的思想。這種思想包括三個方面:首先,利奧波德認為,長期以來,土地隻被看作是人的财産,人和土地的關系都是以經濟為基礎的。

  因此,人隻需要特權而無需盡任何義務。關于當時進行的自然資源保護運動,利奧波德指出:在美國資源保護中有一個非常明顯的傾向,即要讓政府來做所有的一切、私人土地擁有者們未做到但又必須要做的工作。151(P202)他認為,“一個孤立的以經濟的個人利益為基礎的保護主義體系,是絕對片面性的。15(P203)針對這種情況,他提出需要改變人們關于土地的觀念。

  其次,利奧波德提出土地共同體的概念。他認為,土地不光是土壤,它還包括氣候、水、動物和植物。所有這一切構成土地共同體。在這個共同體内,每個成員都有它繼續存在的權利。

  最後,利奧波德提出土地倫理的思想。“土地倫理是要把人類在共同體中以征服者的面目出現的角色,變成這個共同體中的平等的一員和公民。它暗含着對每個成員的尊敬,也包括對這個共同體本身的尊敬。151(P194)他認為,目前的自然資源保護運動‘趨向于忽視,從而也就最終要滅絕很多在土地共同體中缺乏商業價值,但卻是(就如我們所能知道的程度)它得以健康運轉的基礎的成分”5(P203)他提出,“對這種形勢的唯一可見的補救辦法,就是使私人的所有者負有倫理上的責任”5(P203)使他們負起更多的義務,從而能夠徹底解決由單純的政府性保護而産生的問題。

  利奧波德的這種尊重土地,熱愛土地的理論,是從總體上提出的,客觀地認識人和自然關系的生态學的哲學總結,是曆史上第一次從倫理的角度提出人和自然關系的準則。它打破了人類中心論的禁锢,重新安排了人和自然環境的關系,認為人隻是整個生态系統的普通一員,“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應遵循自然規律而不應隻從人類需要出發6(P920)但是,利奧波德的這種建立在生态學基礎上的新環境理論在當時未能引起應有的重視。這是因為,一方面:〈沙鄉年鑒問世的時候,正是戰後美國經濟空前發展時期,”人們不僅對自身的智慧和力量信心十足,而且對征服和利用自然的前途也是充分樂觀的T,“對大多數人來說,還未曾想過要把自己置于自然共同體的普通一員的位置上去”1面,生态學概念在當時還是一個新事物,并未被普通人所認識,“即使在那些認可了這種生态系統論的人們中間,利奧波德的理論也被很多人概念化了”,“直到60年代,這種理論還主要停留在論述上,很少産生實際效用。15(P235)所以,功利主義資源保護理但是,利奧波德的新環境理論卻為60年代美國環境保護意識的産生奠定了思想基礎。因為,一種普遍存在的社會意識是不可能憑空産生的,它必然需要一種科學理論作為基礎。生态學作為一門單獨學科的出現與發展為人們自然觀的轉變提供了科學理論指導。在利奧波德所處的時代,作為新興學科的生态學正逐漸揭開自然界的秘密,而利奧波德是第一個領悟其中含義的人。而他所創立的以生态學為基礎的土地倫理思想則強化了人們對土地的了解,從而激發起人們對土地共同體的熱愛和尊敬,使人們産生一種行為上的道德責任感,進而為維護這個共同體的健全功能而共同努力。這樣,利奧波德的土地倫理概念就為而後興起的美國全民環境保護運動提供了有力的思想武器,成為民間環境保護組織和政府機構的行動宗旨。因此,正如美國著名環境史學家蘇珊°福萊德評價的那樣,利奧波德的沙鄉年鑒>”是自然史中的一部經典,是環境保護主義的聖經。是利奧波德為一代人指出了一種新的自然觀和一個用以透視人與自然關系的新視角。1 5因此,他成為美國新環境思想的“無形領導者‘也是順理成章的。

  三、20世紀60年代美國環境保護意識的産生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由于聯邦政府幹預經濟的活動不斷加強,大大推動了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的發展,使公共開支不斷擴大,消費信貸增長,加之以電子計算機為代表的第三次科學技術革命的發展,使戰後美國經濟高速增長,成為世界上經濟實力最強的國家。到60年代,美國經濟“保持了長達106個月的持續增長,成為戰後美國經濟發展最快的時戰後的經濟繁榮及新技術、新發明的不斷湧現,提供了廣泛的就業機會,使相當多的美國人分享了美國社會的富裕,擴大了美國中産階級的隊伍。這部分人的生活變得比從前更加安逸和舒适,物質欲望被極大地刺激起來,消費主義蔓延整個社會。許多人都在以其消費的數量來衡量個人的成功與否、成功的程度。而政府及各企業也都提倡各種超值超前消費,認為人類的生産就是為了消費,消費是促進生産,加速社會進步的唯一手段。

  這種消費主義生活方式的盛行,一方面加速了對自然資源的掠奪性開發;另一方面産生了大量工業廢料、廢氣和生活垃圾,造成了森林、土壤、水和空氣的嚴重污染,以至在戰後至60年代期間,“公害事伴‘層出不窮,導緻成千上萬人生病,甚至有不少人在’公害事件”中喪生。在這些“公害事件”中,以洛杉矶光化學煙霧事件最為引人注目也最具代表性。

  1936年,在洛杉矶開采石油後,刺激了當地汽車業的發展。到40年代初期,洛杉矶市已有250萬輛汽車,每天消耗約1600萬升汽油。但由于汽車汽化率低,每天有大量碳氫化合物排入大氣中,受太陽光的作用,形成了淺藍色的光化學煙霧,使這座原本風景優美、氣候溫和的濱海城市,成為‘美國的霧城。這種煙霧刺激人的眼、喉、鼻,引發眼病、喉頭炎和頭痛等症狀,緻使當地死亡率增高。同時,又使遠在百裡之外的柑桔減産,松樹枯萎。7(P17)由于公害事件不斷發生,範圍和規模不斷擴大,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感覺到自己正處在一種不安全、不健康的環境中。這種危機感的不斷加深促使人們的思想意識發生了變化。人們開始重新認識人與自然環境之間的關系,開始反思自己過去對環境的所作所為。1962年,美國生物學家雷切爾。卡森發表了她的著名論著(〈寂靜的春天。在書中,作者運用生态學中食物鍊的原理,提出了化學殺蟲劑DDT中毒素的聚集過程,說明它不僅能殺死害蟲,也能殺死那些吃了染上DDT的害蟲的鳥類,并危害到食用了染上DDT的作物制成食品的人類。卡森在書中這樣說到:“被撒向農田、森林和菜園裡的化學藥品也長期存在于土壤裡,然後進入生物的組織中,并在一個引起中毒和死亡的環鍊中不斷傳遞遷移。有時它們随着地下水流神秘地轉移,等到它們再度顯現出來時它們會在空氣和太陽光的作用下結合成為新的形式,這種新物質可以殺傷植物和家畜,使那些曾經長期飲用井水的人們受到不知不覺的傷害。18(P5)卡森的這番話并不是危言聳聽。1963年,當時在任的美國總統肯尼迪任命了一個特别委員會調查這一問題。該委員會證實卡森對農藥潛在危害的警告是正确的。寂靜的春天剛一出版即受到了來自生産農藥的化學工業集團和使用農藥的農業部門的猛烈攻擊和指責。發生這種情況是不足為奇的,因為她的書使廣大讀者意識到,必須控制那些生産和使用化學農藥的企業,他們的不斷發展就意味着地球生命的不斷毀滅。面對殺蟲劑DDT帶給自然和人類巨大危害這一鐵的事實,人們不再沉湎于對科技力量的盲目崇拜,不再為已取得的科技成就而感到驕傲自大,而是開始反思和批判。在現代科技力量帶給人們方便和舒适的同時,帶給大自然的卻是破壞和災難。而人類不僅不能憑借科學技術完全脫離自然,相反,人類的生存與發展是建立在大自然整體生态平衡的基礎上的,人也是大自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此,對自然環境的破壞程度如果不斷加深必然會威脅人類自身。

  人信服的論證,喚起人們對自然環境的關切和重視,改變了人們頭腦中傳統的自然觀念,從而影響了曆史進程的發展。現任美國副總統阿爾戈爾在給寂靜的春天的1990年版作序時,曾經這樣評價說:“如果沒有這本書,環境運動也許會被延誤很長時間,或者現在沒有開始。寂靜的春天播下了新行動主義的種子,并且已經深深植根于廣大人民群衆中。她的聲音永遠不會寂靜。她驚醒的不但是我們國家,甚至是整個世界。9(P10-12)就在卡森向人們發出嚴重警告的同時,60年代的美國,在經濟繁榮與富裕的背後,貧困、失業、種族歧視等社會問題日益突出與尖銳。在國際社會上,美國已深陷越戰泥潭,難以自拔。同時,美蘇核軍備競賽不斷升級,整個世界被核戰陰雲所籠罩。所有這一切造成了60年代美國社會的異常動蕩與不安。從50年代中期開始的黑人民權運動,沖破了當時沉悶室息的政治局面,為60年代群衆運動的普遍高漲揭開了序幕。于是,以黑人民權鬥争為先導,反戰運動、新左派運動、婦女運動等社會運動相繼展開并于60年代後期逐步走向高漲。

  就在這一系列群衆運動風起雲湧之時,各種激進的社會思潮也随之而起,并向美國傳統價值觀念提出挑戰。在人與自然關系上,以反正統文化的主張最具反叛精神。反正統文化論的嬉皮士們認為西方現代工業文明的發展導緻了人們對科學技術的盲目崇拜,以為科技可以解決人類一切問題,可以使人類擺脫自然束縛并能不斷征服自然。其實,科學技術‘給人類帶來的與其說是幸福,還不如說是苦難。110(P128)在人類陶醉于技術發明的業績時,人類最寶貴的自然本性已被放在了從屬地位,甚至已被工業機器所扭曲和扼殺,人類已失去了自我。基于這一點,反正統文化論提出打破技術萬能的口号,而擺脫技術統治的最佳途徑莫過于返回大自然,與它共生共息,最終走向“天人合一”。他們認為,人類隻有在與自然的和諧相處中,才能“找回在現代社會中喪失的永恒原始的情欲和文化創造的沖動力,以擺脫人類的精神危機,達到'文化超越’的理想”1111反正統文化的這種關于人與自然的主張,使越來越多的人們逐漸擺脫傳統價值觀念的束縛,認識到在自然面前,人類自以為依靠科技力量就可以以征服者自居的心理是錯誤的。人應該把自己看作是自然的一部分,要将自己融入自然當中,并在其中發現真正的人性。隻有這樣,人類才可以保持自身的自然天性,不至于被工業文明所異化和扭曲,從而陷入痛苦的精神危機當中。而工業文明不斷擴張已使大自然遭到嚴重破壞并有被其毀滅的危險。為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人們必須行動起來,保護大自然免受工業文明的侵襲。因此,反正統文化的自然觀促使人們思想觀念發生了變化,從而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公衆環境保護意識的産生。

  這樣,到20世紀60年代,在公害事件層出不窮,環境污染日益嚴重,生态危機不斷加劇,民權運動蓬勃發展的形勢下,一種以生态學為基礎的環境保護思想逐步形成并為廣大民衆所普遍接受,成為環境意識的主流。這種生态環境保護思想一方面吸收了利奧波德的土地倫理的思想精髓,強調人類的生存與地球上的其他生物的生存是建立在同一基礎上的。它要求人們應以平等的态度去對待自然界中的一切。人們對待自然應有一種道義和責任而不應再以征服者和索取者的面目出現,否則就違背了人類對自然的道德和倫理。另一方面,環境保護思想借鑒了老羅斯福時代資源保護運動的經驗,認為聯邦及各州政府應運用法律和行政手段切實對環境保護工作加以規範和管理,避免出現由于自由放任所引起的嚴重資源浪費與破壞。同時,反正統文化中重歸大自然的主張也被環境保護思想所汲取,強調人類保護自然環境不僅僅是從自身的生存發展需要出發,而且也是避免人類靈魂受工業機器奴役而導緻人性異化、精神空虛的有效途徑。

  雖然環境保護意識正在為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但它畢竟有别于美國人傳統價值觀念。因為這種生态意識‘強調的是事物的整體性而不是個别,是事物之間的聯系和合作,而不是分離和對抗“1121(184)從這個角度講,這種生态意識具有颠覆性質,”它颠覆的正是美國資産階級的個人主義的價值觀12(P184)因此,在環境保護意識樹立過程中,不可避免地遇到了來自傳統勢力的反對。同時,由新環境意識推動起來的環境保護運動主要針對的是各種工業廢氣、廢料對自然環境的污染與破壞。而反工業污染運動必然會與工業集團的大企業主利益發生沖突。上面所說的化學工業集團群起指責卡森的:〈寂靜的春天就是一例。但無論怎樣,環境保護已成為不可阻擋的曆史潮流。因為它并不是要求人們放棄已有的生活方式,而是要人們追求一種更加文明的生活方式,從而維持自然界的和諧與穩定。它的理想是要從以往的漁獵文明、農業文明和工業文明的社會中走出來,走向生态文明這一人類社會的新階段。而這正符合了大多數人追求美好生活的願望。所以,環境保護意識能夠為人們普遍接受的原因也正在于此。

  20世紀60年代美國公衆環境保護意識的空前覺醒推動了環境保護運動的興起。從60年代開始,各界有識之士,包括科學家、政治家、社會活動家積極投身環保運動,揭露環境污染與公害事件,并向政府發表呼籲,要求政府與企業界重視生态環境問題,并采取切實有力的措施治理和控制環境污染。聯邦政府在此推動下逐漸擺脫功利主義原則,頒布了以立環境保護署等部門來管理和完善環境保護工作。

  美國公衆的環境保護意識的覺醒及全民環境保護運動的發展也影響和推動了其他西方主要發達國家的環保運動,從而揭開了全球環境保護運動的序幕1972年6月5日,“聯合國人類環境會議”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召開。“這是聯合國史上首次研讨保護人類環境的會議,也是國際社會就環境問題召開的第一次世界性會議,标志着全人類對環境問題的覺醒,是世界環境保護史上的第一個裡程碑。7今天,當我們回顧世界環境保護運動的發展曆程時,我們絕不可能忽略60年代美國公衆環境保護意識的覺醒對全球環保運動的推動和影響。但是,需要注意的是,雖然我們一直在盡力采取措施,治理和控制各種環境污染,保持生物多樣性以維持生态平衡,但并沒有遏制環境惡化的總體趨勢。環境危害正由局部地區向全球擴散。正像有人說的那樣,人類把魔鬼從瓶子裡放出來卻已沒有能力再把它裝回去。環境問題的解決單靠一些治理措施和法令是不夠的。它需要人類社會更深層次的變革,包括對經濟發展目标,社會組織結構和人類傳統哲學觀念的根本變革。而60年代美國環境保護意識的覺醒正是為人類邁向新階段所做的必不可缺的準備,它在人類社會發展進程中所産生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

  丁則民新“、”舊“資本主義交替時期的美國周毅。21世紀中國人的資源、環境、農業可持續發展。太原:山西經濟出版社,1997奧爾多利奧波德。沙鄉年鑒。長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97.韓鐵,李存訓,劉緒贻。戰後美國史。北京:人民出版社,1989.曲格平。環境保護知識讀本。北京:紅旗出版蕾切爾卡遜。寂靜的春天。長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97年。

  阿爾戈爾。前言。寂靜的春天。長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97.莊錫昌。20世紀的美國文化。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3.侯文蕙。征服的挽歌:美國環境意識的變遷。北京:東方出版社,1995

(完)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化工裝備産業網 官方微博。

化工裝備産業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