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服務熱線: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技術應用 > 正文

論周恩來的環境保護思想

來源:中國化工裝備網 發布日期:2016-02-26

  王家雲(淮陰師範學院黨委組織部,江蘇淮陰223001)衡生态,保護環境、造福人民,其環境保護思想内涵豐富深刻。周恩來的環境保護思想具有人民性、戰略性、政治性等鮮明的特征,這對實現可持續發展戰略,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作為新中國成立後的第一任政府總理,周恩來同志在長達26年的政務活動中,特别是20世紀70年代,尤為關注我國的環境保護工作。他以戰略家特有的洞察力敏銳地認識到環境保護關系到中華民族和人類社會生存發展的大事,并竭盡全力推動中國的環境保護事業。他是新中國環境保護事業的開拓者和奠基人。在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的今天,着力挖掘、研究與宣傳周恩來環境保護的思想,具有極為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保護環境造福人民第一,反複強調環境保護的偉大意義。周恩來認為搞好環境保護工作不僅有益于維護人民健康、造福子孫後代,而且還有益于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發揮。

  首先,環境保護的出發點是維護人民健康、造福人民。周恩來說:“我們的一切工作都是為了人民的。195)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維護人民的利益,滿足人民群衆日益增長的物質生活和文化生活的需要,這是人民政府一切工作的根本出發點。為此,周恩來一直關注着我們的環境保護事業。哪怕在”文化大革命“那個動蕩的年代裡,他也毫不懈怠。1969年6月26日,他對衛生部軍管人員講,毛主席講”預防為主“,要包括空氣和水。如果污水、污氣解決了,人民的身體健康了,就什麼财富都可以創造,這是最大的财富(PP.3053(6)。1970年10月9日,他在陪同埃塞俄比亞皇帝海爾。塞拉西參觀北京東方紅石油化工總廠時,指示陪同的北京市和該廠的負責人,應采取有效措施,消除危害工人健康的黃煙污染(。4(8)。1974年3月21日,他主持中央專委會會議,聽取”七二八“秦山核電站工程技術情況彙報時強調:核電站的設計建設,必須絕對安全可靠,特别對放射性廢水、廢氣、廢物的處理,必須從長遠考慮。一定要以不污染國土、:2⑴(-04-25不危害人民為原則(R659)。有關資料表明,僅1972年到1974年的兩年裡,周恩來宣傳環境保護的講話就達30多次。他反複宣傳,要重視環境保護工作,切實保護人民健康。

  其次,環境保護是立足于人民的長遠利益。周恩來認為環境保護不僅事關人民眼前的健康問題,而且事關子孫後代的長遠利益。他每次談到治理污染、環境保護問題時,總是強調要為後代着想,絕不能做出贻害子孫後代的事。1972年至1973年,已重病在身的周恩來,多次抱病到北海公園,親自檢查北京市的煙塵污染情況。1973年9月16日,他在陪同法國總統喬治蓬皮杜遊覽西湖時,針對水面上出現的油污,指示當地負責人:為了給我們的子孫後代留下一個風景如畫的西湖,也為了讓更多的外賓在這勝似天堂的湖光山色中一飽眼福,今後西湖内應少用機動遊艇,以避免湖水污染12(R 624)。1975年8月29日,躺在病床上的他仍然對環境保護事業牽腸挂肚,特意囑托準備參加西藏自治區成立10周年慶祝活動的中央代表團團長華國鋒同志,到了西藏,要告訴那裡的同志們,在發展經濟的同時,還要注意保持好森林和各種自然資源,造福于我們的子孫後代再次,環境保護是立足于體現社會主義的優越性。1971年4月5日,周恩來在談到環境保護問題時指出:在經濟建設中的廢水、廢氣、廢渣不解決,就會成公害。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公害很嚴重,我們要認識到經濟發展中會遇到這個問題,采取措施解決(PP.二是“綜合利用,化害為利”。周恩來把“綜合利用,化害為利”視為環境保護的基本要求。他強調要變消極防治為積極利用,變廢為寶、變害為利,變包旋為财富,促進經濟的進一步發展。早在1958年,周恩來到廣東江門甘蔗化工廠視察時就提出要搞綜合利用,充分利用“三廢”(廢水、廢氣、廢渣)造福人民(R44)。而農業就是首要的工作,水利又是第一位的,農業方面要着手的幾件工作中“第一,興修水利。我們不能隻求治标,一定要治本,要把幾條主要河流,如淮河、漢水、黃河、長江等修治好。我們今天必須用大力來治水。要開展這一工作,把全國的水利專家都集中起來也不夠。興修水利,聯系到動力,更需要有長遠的計第二,提高理論,總結經驗。首先,要提高治水理論。早在1951年1月12日,周恩來就曾指出:”在中國曆史上,并非沒有治水理論中國曆史上有導江河入海、挖湖蓄水、開渠灌溉的事,也有利用水力進行生産的事,比如水磨等隻是那些理論,對今天說來,是遠不夠的,是要予以提高的把治水理論提高一步,治水為了用水。從現在的蓄洩并重,提高到以蓄為主;從現在的防洪防訊,減少災害,提高到保持水土,發展水利,達到其次,要總結治水經驗。周恩來強調要注意總結曆史上的治水經驗。1961年7月4日,他在接見越南水利電力部代表團時說:治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中國兩千多年治水的曆史有一套經驗,要很好地研究。有條經驗:不管搞大的、中的、小的,勘測、設計、研究時間放得長一些好。要把水害變為水利(pp.421-似)。1965年他又一次指出:搞水利可不容易,世界上搞得久的還是我們中國,中國曆史已有5000年了,現在治水的經驗還沒有總結好,沒有系統化,這是個艱巨任務,又說:先人也做過很多水利,這是好的傳統,不然黃河平原有這麼多人口,在總結三門峽水利樞紐工程的教訓時,周恩來說:“洪水出亂子,清水也出亂子。這個事情,本來我們的老祖宗有一套經驗,但是我們對老祖宗的經驗也不注意了。,(P.484)第三,統一認識,确定原則。1950年11月3日,周恩來在讨論治淮報告時的講話中确定治理淮河的原則是:統籌兼顧,标本兼施;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分期完成,加緊進行;集中領導,分工合作;以工代赈,重點治淮(PP.7881)。之後,他又就治水工作的争論問題,進一步明确要堅持統一性與積極性結合;計劃性與臨時性結合;義務工與工資制結合。

  三植樹造林平衡生态周恩來強調植樹造林對于生态平衡、環境保護與社會主義建設的戰略意義,而且指明植樹造林、保護環境的具體措施,有效地推動我國的環境保護事業。

  第一,強調植樹造林的戰略意義。首先,植樹造林事關生态平衡、環境保護的百年大計。早在1950年初,周恩來就明确指出:“林業工作為百年工作,我們要一點一點去增加森林。原因在于”森林不增加,就不能很好地保持水土。“(P.3)森林面積過少,”既不能滿足國家長期建設的需要,又不能庇護廣大土地、抵抗風沙水旱,農業生産受到極大威脅。為此,他在百廢待興的情況下,于1950年初召開第一次全國林業會議,主持讨論并通過林業工作的一系列重大決策,制訂關于全國林業工作的指示,之後又相繼作了森林防火、水土保持、群衆育林護林等指示(P4i8)。1961年,他在西雙版納看到農場毀林開荒,十分痛惜,他對當地幹部說,要注意合理砍伐,你們地方美麗富饒,森林不要破壞,保護森林和自然資源,要保護水土。1963年11月21日,他說長江上遊地區由于開墾荒地多,砍伐的森林也多,因此泥沙更易流失。三屆人大一次會議期間,他指示江西省負責人,解決興國的淤沙,根本的辦法是嚴禁上遊的森林濫砍亂伐,大力開展植樹造林,搞好水土保持,固住泥沙下流。江西山區多,我們不能光采伐不造林育林,光吃祖宗飯,造子孫孽。1966年2月他指出:“我國森林覆蓋率隻有百分之十多點。十六年來,全國砍多于造,是虧了。二十世紀這剩下三十幾年,再虧下去不得了。”西北局要搞一個領導小組,管農墾、水土保持。農林互相支援有好處。植樹造林是百年大計。總得堅持到二十一世其次,植樹造林事關社會主義建設的百年大計。周恩來語重心長地說:“咱們都是讀過書的,要保護森林。破壞森林後代要罵我們的,那還搞什麼社會主義。”(R98)顯然,社會主義的優越性之一就是通過植樹造林,豐富森林資源,進而促進水土資源的保護,生态環境的優化,造福子孫萬代,造福人類。針對過去一度隻注意采伐而忽視造林的狀況,他尖銳地指出:“用剃光頭的辦法采伐森林,采光了就走,修一條林區鐵路廢一條,這怎麼得了丨營林是建設社會主義,我們不能吃光了就算,當敗家子。接着,他語重心長地指出:”工業犯了錯誤,一、二年就可能轉過來,林業和水利犯了錯誤,多少年也翻不過身來。我最擔心的,一個是治水治錯了,一個是林子砍多了。治水治錯了,樹砍多了,下一代也要說你。“造林是百年大計,要好二是統一規劃、統一管理。周恩來認為:”從林政、林業觀點來看,保林、育林、伐林如沒有統一計劃、統一管理,隻從地方經營和收入着眼,其害與水利之不統一相等,而時間性更過之。

  三是兩條腿走路,依靠群衆。周恩來号召要在全國範圍有效地開展廣泛的群衆性的護林造林運動。他認為“國營與群衆營林,重點放在群衆”。

  1964年5月7日,他在聽取林業部副部長惠中權彙報植樹造林工作時指出:從中央到地方,每個負責同志,除年老有病的外,每年都要帶頭種種樹,要養成一種風氣,并對此事做出相應的規定四是弘揚愚工移山的精神。周恩來指出:“黃土高原是我們祖宗的搖籃地,是民族文化的發源地,但是這個地方的森林被破壞了。我們不僅要恢複森林面貌,而且要發展得更好”。“面對黃河流域二十八萬平方公裡水土流失區,隻要有雄心壯志,有愚工移山的精神,就能戰勝它。

  綜上所述,周恩來的環境保護思想不僅内涵豐富,而且富于鮮明的特點。首先是人民性。周恩來無論是談環境保護意義,還是談環境保護措施,都着眼于維護人民的利益,滿足人民群衆日益增長的物質生活和文化生活的需要。一切為了人民,有益于人民,唯此唯大。這對于今天優化共産黨人的價值取向,強化各級政府官員的公仆意識,有着重要的指導意義。

  其次是戰略性。為人民謀利益,還有個如何處理眼前利益與長遠利益的關系,局部利益與整體利益的關系。周恩來視環境保護為百年大計,跨世紀工程,反複強調要為後代着想,不要做出贻害子孫後代的事。談到有關措施時,他認為不僅是戰術問題,還是個戰略性問題。周恩來的環境保護思想,實際上是着眼于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這個特點,不僅鮮明,而且對實現可持續發展戰略,更具有指導意義。

  再次是政治性。搞好環境保護,為人民謀利益,為人民謀長遠利益,這是社會主義的題中應有之義這是社會主義的優越性所在這是最大的政治。否則,“那還搞什麼社會主義”,這是何等的鮮明。為此,周恩來在談到治理黃河時強調:“隻要有利于社會主義建設,能使黃河水土為民興利除弊,各種不同的意見都是允許發表的。”。北京:中央出版社,1993.中共中央研究室周恩來年譜(1949一1976)曹應旺。中國的總管家周恩來。北京:中央出版社,1998.趙春生。周恩來與林業三題。黨的,2000責任編輯:張超

(完)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化工裝備産業網 官方微博。

化工裝備産業網